当前位置:财商学院>财经头条>
政信定融到底是不是政府融资?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0-11
文章摘要:政信定融产品作为当下热门的一款直接融资工具,产品也是五花八门、常见的有政信类、房地产类、一般工商企业类等。其中政信类定融产品因为安全性高、收益高、期限灵活等特点深受广大投资者的认可及喜爱。

政信定融产品作为当下热门的一款直接融资工具,产品也是五花八门、常见的有政信类、房地产类、一般工商企业类等。其中政信类定融产品因为安全性高、收益高、期限灵活等特点深受广大投资者的认可及喜爱。


政信顾名思义,它的信用基础来源于政府的主权信用。因为政信类产品的融资主体均为各个地方政府平台或者城投企业,这些企业的股东无外乎是当地人民政府、国资委、财政局、管委会等,股权穿透到底都是当地政府,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是政府的“亲儿子”。


一、政府定向融资计划有两大绝对优势

-

一是可以形成合法有效的债权债务关系。各交易场所,在国务院或各省(直辖市、计划单列市)政府和金融办的批复范围内合法合规地进行产品设计,通过交易和备案形成合法有效的债权债务关系;


二是省去了融资过程的部分中间环节。投资人能与融资企业建立直接的债权债务关系,债权关系清晰。投资人既可通过管理人代为维护权利,也可直接、单独地对债权进行追索和主张,避免了资管产品因为法律关系中隔着一道管理人而带来的投资人无法直接有效对融资方实施维权的问题。因此,此类模式基本摆脱了部分传统理财产品主要看管理人而不是底层资产的扭曲判断模式。投资风险主要取决于融资方和增信方本身的资信,这也使投资回归到了本质,聚焦于底层资产。


二、政府定向融资的特点


1、收益相对较高:跟信托一样,定向融资计划债券的增信措施有土地抵押、应收账款质押、大型国企担保、银行受托管理、政府和财政出函保障本息安全!政府融资方式很多,但收益却不同,因为定向融资计划属于直接融资,省去中间通道费,信托公司是要收各式各样的管理费,给客户的收益自然低了,定向融资计划给客户收益远比信托高。


2、有法可依:定向融资也一样具备国家的监管和符合法律文件的要求。政府对投资者的每一笔投资都直接签署合同,并出具确认函且加盖公章。受法律监管与保护,安全性毋庸置疑。3、风控标准与信托一致:定向融资是政府直接融资,客户资金是直接打给政府,兑付的时候直接由政府划拨给客户,中间不经过任何一方,是最直接的债务关系,但信托和资管都是间接融资,客户资金先打进信托公司或基金子公司账户上,再转交政府。两者最终的融资主体都是一样。总不能说政府直接融资就不还钱,间接融资就还钱?也没这个道理,更说不过去。4、安全有保证:无论是政信信托还是定向融资都是政府用平台公司来融资的方式,最后都是靠政府来兜底,在中国,政府是绝对不会倒闭或者破产,国情决定了政府项目的安全性。政府如果违约则信仰崩塌,社会影响巨大,这是无法挽回的灾难,政府绝对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场景!通常政府平台的股东一般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财政局、地方国资委等政府部门。例如近期在售的高密城投项目,发行方高密城投,就是高密市国有资产运营办公司100%控股。


三、政地方瓶体的股东定义及职能权限


1、地方政府: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是地方各级国家权力机关的执行机关,是地方各级国家行政机关。中央人民政府,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1982年宪法规定,国务院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执行机关,是最高国家行政机关。


2、财政局:财政局负责地方的财政工作,贯彻执行财务制度,按照政策组织财政收入,保证财政支出,管好用活地方的财政资金,促进工农业生产发展和各项事业发展。财政局也培训专职财会人员,提高科学理财的素质和企业财务管理水平;严肃财经纪律,提高经济效益;积极开发财源,为振兴地方经济服务。3、国资委:省属企业属于省国资委管,市属国有企业属于市国资委管。主要是看省政府出的资,还是市政府出的资。国资委是管理国有资产的的一个机构,像一些央企,归国务院下属的国资委管理,比如中石油、中国移动等等。还有一个是地方的国资委,就是管理各个地方的国有企业,比如上海的国资委,管理上海的建工集团等等。他们之间没有隶属行政关系,国资委归国务院管理,地方的国资委归地方政府管。


四、为何要认准政府平台?


地方政府债务的产生都来自于政府公共服务项目的建设费用,由违约风险带来的信用缺失和造成的后果是任何一级政府都不可承受的,因为这关乎地方政府经济长远发展大事,关乎当地的公共民生服务能否持续,所以出现不兑付的违约概率极小。这就是在我国单一体制下主权信用产品的最大优势。   


所以,确定性机会极大概率在政府基建领域,而政府基建离不开大家耳熟能详的政府投融资平台,原因很简单:政府的市政府道路、桥梁、医院、学校、公共设施等项目工程,首先交给的就是政府的一级核心平台公司,由他们来承建及交付。


由此可知,要保持未来中国经济的稳定增长,很大程度上落脚点在政府基建,而具体工作开展的主体将会是政府投融资平台;对于高净值客户而言,对应政府平台的投资理财机会主要涉及政信类信托产品、资管计划、城投债(定融计划)等。

笔者认为,选好政信产品一定要认准政府平台,并给出如下理由:


1、平台背后是政府信用


虽然国家一再声明“谁的孩子谁抱走”“打消中央兜底的幻想”,但是从平台的操作层面,即省、市、区县来说,有几个敢真的让平台出现问题的?晚几天兑付,都惹得市场一阵骚动,舆情满天飞,在保稳定的大局下,哪个地方政府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有句话说的好,平台如果真的出问题了,一盘点平台资产主要是政府的应收账款,以及其他平台和政府部门(财政局、土储、管委会)之间的其他应收款。按着这条线就可以去找政府。正所谓,“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平台是地方政府的平台,对于国家来说,地方政府是自己的孩子。孩子闯祸了,当家长的要板起脸,打屁股,事后还得当家长的去擦屁股。不理解的可以想想为什么2014年要出43号文。


2、平台不敢违约


平台目前自身现金流不足,还款主要依靠借新债。要是哪家平台敢出问题,那就是平台所在区域的问题,金融机构一收紧,这个区域的平台都会受到牵连。一向履约记录极好的天津某房地产国有企业,不就这样躺枪了吗?好在天津足够大,没有出现大问题。要是某个经济一般的区县市的平台出问题,那可能就要出大问题的。去年,贵州要求收回承诺函,都引得金融机构做贵州项目很谨慎,要是真的出问题,天知道要出什么大篓子。上面的分析看出,平台不敢违约。


3、平台不能违约


平台债务主要来自银行,少说十几万亿的规模(包括城投债、政府购买服务和PPP融的资,类平台企业的融资,调出名单的平台的融资)。这个不是小事。往大了说,煤炭行业、钢铁行业、纺织业出问题,那叫产能过剩,需要出清。可以银行和平台出问题,那就不是小事了。银行业出问题,是可能引发经济危机甚至动荡的。平台问题,背后是政府问题。我们国家能承受的住希腊式的政府问题吗?能承受得住底特律式的地方政府破产吗?


4、平台出问题,政府有动力出面协调


平台一旦出问题,政府有动力出现协调,因为这个涉及到政府自己的切身利益了。虽然说现在市场在经济中发挥相对主导的作用,大家“不找市长找市场”,但是市长一发力,市场也得跟着动。


一些中小民营企业破产了,一些国有企业违约了,那是市场出清的过程,政府没有救助的义务。可是,平台出问题了,政府的钱袋子就麻烦了。并且,大家都知道行政力量相对市场强势多了。


5、政府调节的手段较多


政府的钱袋子是一个大概念,这个钱袋子里面有财政收入、转移支付、城投债、地方政府债券、平台债务,因此平台债务只是政府钱袋子的一个很小的部门罢了。不过毕竟是政府自己借的钱,还是很认账的。如果平台真的出问题,政府动用大钱袋子,来解决平台债务的问题,压力相对小很多。再说了,各平台之间互帮互助,也能很好的解决平台债务问题。


综合来看:政信类产品由于涉及的融资方及担保方身份特殊,往往会获得政府及金融机构的支持,再融资能力及稳定程度非一般民营企业可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