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定收益理财,首选信托产品商城,您可以把信托产品商城:加入收藏夹添加到桌面

欢迎您光临信托产品商城!
当前位置:主页 > 信托新闻 >
信托新闻 

安信信托突击入股印纪传媒浮亏8亿 实控人质押不知

发布时间:2018-07-25 14:43 来源:信托产品网 次数:
分享到:

重组前突击入股,重组失败后连吃8个跌停,期间实控人步步为营试图掏空上市公司,以主动管理能力著称的安信信托(7.5100.010.13%)重仓的印纪传媒(5.3900.091.70%),在重重“套路”之中,让安信信托蒙受8亿浮亏——事实上,安信信托对实控人股权质押进入警戒区间毫无警惕,主动管理风控能力令人担忧。

  从7月9日复牌开始,处于失重状态的印纪传媒已经连续吃了8个跌停,而在2月2日停牌前闪电入股的安信信托,成为了这桩黑天鹅的最大牺牲品。

  早在1月末印纪传媒停牌之前,安信信托耗资数十亿,“接盘”印纪传媒实控人肖文革持有的部分印纪传媒股权。但紧接着,随着印纪传媒股权质押出现平仓风险,肖文革开始不断地对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进行减持。此外,肖文革还控制印纪传媒以接盘自持地产的方式为自己套现。

  在实控人的“带头做空”之下,印纪传媒在复牌后出现断崖式下跌。讽刺的是,向来标榜主动管理能力安信信托,竟在暴跌前闪电接盘,似对印纪背后的重大道德风险浑然不知。

  一直以来,安信信托都自我标榜“不爱通道”,“擅长主动管理”。安信信托2017年的资产管理规模中有68%是主动管理类,这在信托业属于“极端”数字。作为信托业老大的中信信托,2017年的资产管理规模高达1.98万亿元,不同于安信信托的非常规操作,其的被动管理业务仍占主导地位。

  而主动管理规模占资产规模绝大多数的安信信托,自己重仓持有的股票更是频频暴雷。从金通灵(11.940-0.30-2.45%)宏达股份(2.8600.114.00%)再到现在的印纪传媒,似乎安信信托屡屡成为了接盘侠。

  印纪实控人“闷杀”安信信托

  2018年1月31日,印纪传媒发布了权益变动提示性公告称,大股东肖文革拟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07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6.03%,转让给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当时的股份转让价格定为12.744元/股。根据1月31日当天印纪传媒收盘价13.43元,上述转让价格折价率约在5%左右。

  也许是因为大股东大幅减持的原因,在公告公布的第二天,也就是2月1日,印纪传媒开盘便跌停。而在2月2日,印纪传媒更是发布了公告称,因公司股票2018年2月1日出现跌停情形,收盘价为12.09元/股,跌幅为9.98%,使得肖文革与印纪华城部分质押给质权人的公司股票在质押到期前触及平仓线。为了维护广大投资者利益,公司股票自2018年2月2日开市起停牌。当时的申请停牌时间,是不超过10个交易日。

  而安信信托选择在公司大股东股权质押进入预警区并逼近平仓时选择接盘,风控意识之薄弱令人叹为观止。

  而同样在2月2日,印纪传媒称,肖文革与安信信托签订补充协议,将股份转让价格由原12.744元/股 调 整 为12.75元/股 ,转让总价款由原135,999.89万元调整为136,063.92万元。在股价下跌的同时,安信信托的收购价格不降反升,似有“力挺”印纪股价的嫌疑。

  而就在10个交易日即将到期之时,印纪传媒却又旋即传来了重大资产重组的消息。2月22日,印纪传媒发布了重大资产重组停牌的公告。

  事实上,早在2017年10月底,印纪传媒发布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之时,印纪传媒的业绩就已经大幅下降,营收较上年同期减少了36.47%。而颇为巧合的是,在安信信托成为印纪传媒前十大流通股东不到10个交易日,印纪传媒竟要开始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了。

  然而过去了近4个多月之后,传来的却是印纪传媒重组失败的消息,其股价也经历了8个跌停后,截至7月23日收盘,仅为5.18元/股。7月13日,印纪传媒更是更新了2018年上半年业绩预测,印纪传媒称,由于公司业务发展低于预期,造成公司经营业绩下降,预计上半年度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45%-95%,盈利为1338万元至1.47亿元。

  从重组前“突击入股”、倒行逆施力挺印纪股价,再到质押触及平仓、重组失败、实控人接连套现,安信信托似乎是掉入了肖文革蓄谋的套现计划之中,截至7月23日收盘,其持有的印纪传媒浮亏近8.1亿元。

  主动管理规模之外,风控值得担忧

  安信信托作为A股仅有的两家母公司上市信托公司之一,也是国内市值最高的信托公司,在信托业一直德高望重。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安信信托的大股东为上海国之杰投资有限公司。安信信托去年的资产管理规模为2326亿元,但其中68%是主动管理类,达到了历史最高值。

  主动管理又分为标准化资产与非标。安信信托的主动管理,又以标准与非标类股权投资为安身立命的经营特色,由此被外界称为信托圈的炒股大王。

  事实上,由于长期强调主动管理与去通道化,2017年的安信信托二级市场表现,在资管新规落地,去通道趋势显著的大背景下,涨势喜人。而在2018年,通道类非标债权在信用市场风雨飘摇之际遭到遗弃。

  然而,安信信托对印纪传媒的突击入股,以及最后被坑杀的事实,让人不得不感叹,安信信托在追求主动管理规模的同时,是否有足够的主动管理能力匹配。

  事实上,安信信托在二级市场股票已经不是头一回,之前几次的重仓大概率也是以亏损结束的。过去两年,安信信托涉足过的二级市场股票还包括美锦能源(5.4300.000.00%)日照港(3.300-0.03,-0.90%)国中水务(2.9700.051.71%)、宏达股份、鹏博士(12.1800.494.19%)海通证券(9.710-0.09-0.92%)等个股。

  其中持股美锦能源的主动管理信托产品安信金牛3号单一资金信托,展现了安信主动管理标准化股权投资在A股布局的冰山一角。可惜的是,从安信金牛3号进入2017年中报进入美锦能源以来至今,美锦能源股价几乎腰斩。

  安信信托自营盘的表现也不尽人意——其重仓的宏达股份更是在安信持有期间遭遇了股权转让纠纷。早在2016年9月2日,安信信托、宏达集团便签订了相关协议,约定安信信托计划设立“安信创赢33号·宏达集团债权流动化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并按该协议约定以其受托管理的信托资金受让宏达集团的2笔相关债权,双方还对各自其他的权利义务做了约定。

  但双方约定的“如宏达实业、宏达集团若发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或重大资产转让等情形,应立即书面通知安信信托”,然而宏达股份2017年9月19日发布的,关于控股股东股权发生变化的公告,并未及时通知安信信托,安信信托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申请采取财产保全措施。

  在此之后,随法院冻结宏达集团持有宏达实业的40%股权,冻结刘沧龙持有宏达实业的42%股权,冻结宏达实业持有宏达集团的36.6%股权,冻结刘沧龙持有宏达集团的30.38%股权。然而即使踩雷了宏达股份的股权纠纷案,安信信托在去年第三季度,还是重仓了宏达股份,根据宏达股份2017年的三季报显示,安信信托持有宏达股份4429万股,成为宏达股份的第八大流通股股东。

  不仅如此,在2017年第四季度,安信信托的大股东国之杰投资也上榜宏达股份十大流通股股东,持股4761万。去年下半年,宏达股份的股价均在5元/股,而现在宏达股份的股价仅为2.71元/股,按照粗略计算,安信信托加上其大股东国之杰投资的浮亏已到了2亿元。

      安信信托在另一只股票上,更是同样以浮亏示人。安信信托在今年一季度成为了金通灵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持股743.9万股,如果按照一季度金通灵的最低价13.63元/股计算,截至目前金通灵的股价为12.47元/股,安信信托的浮亏约为862.5万元。更为奇怪的是,金通灵昨天盘前公告实控人增持,昨天股票却收得跌停,今日开盘却涨停。

      也许正是因为炒股的亏损,安信信托2017年的年报显示,其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竟为-5.977亿元。

  一边是炒股总亏钱,另一边是安信信托8个月来接近腰折的股价。2017年11月17日,安信信托的股价还高达12.02元/股,而截至7月24日收盘,股价仅为7.66元/股,如不是股指期货常态化的利好加持,安信信托在7月17日的收盘价已下探到6.36元/股。

  然而作为大股东的国之杰,似乎却并没有因为安信信托的股价崩塌而遭受损失。2015年6月30日,安信信托完成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资金相关事项,本次定向发行股份全部由控股股东国之杰认购,认购价格为12.3元/股,国之杰投资一共认购了约2.54亿股,在定增之后,安信信托经历了多次送股,原来的10股,送股后变成了66股,国之杰认购每股的成本也摊薄到了1.86元,距离现在的近8元的股价,国之杰可谓获利颇丰。

    中江信托-金鹤409号
    中江信托-金鹤263号
    光大-弘瑞6号
    光大信托-信益29号
    光大信托-弘远20号

    信托产品信息免费订阅

    • 最前沿最及时的信托产品信息
    • 限时限量的信托产品贴士
    • 最大限度的满足所有客户需求
    • 免费服务热线:400-030-0817
    400-030-0817